文化旅游
专题报道 更多>>
文章正文 当前位置:首页 -> 文化旅游 -> 文艺创作
在母亲的眼里,我们永远是个孩子
 

在母亲的眼里,我们永远是个孩子

周柔奎

人生就像放风筝,总有一根线牵着你。我们是风筝,母亲就是那牵线的人。不管我们飞多高,走多远,母亲永远是最牵挂你的人。不管我们年龄多大,在母亲的眼里,我们永远都是需要照顾的孩子。

母亲年近古稀,住在乡下老家,一般不愿走动。我居住在城区,周末时,我和妻子、女儿就回去看望她

那几天,我患重感冒,咳嗽得厉害。一连两个星期没回老家,我担心回去会传染给老母亲。母亲来电话,督促我快去看病,我连声应承。

这天,又是周末,由于身体不适,我待在家里没出去。忽然,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。我很纳闷,一般有人找我,会先打电话的。因为我家住六楼,又没有电梯,谁会费那劲爬六楼上来找我。

打开门一看,母亲站在门外,手里提着一袋梨子,笑咪咪的,脸上满是汗。我连忙把母亲让进屋,很是心庝她,一边责怪她怎么一个人到城区来找我,有事打个电话给我不就得了。母亲见我没什么大碍,就安心了。絮絮地说,几周没见你回来,担心你的病情不见好,听别人说梨子炖冰糖治咳嗽有奇效,所以就赶来了。

吃着母亲炖好的冰糖梨子汤,心里暖暖的……

“好勒!”母亲欢快地放下电话。可以想象的到母亲那高兴的样子,因为今晚儿子要回家吃饭了。

可能是从小吃惯了母亲做的饭菜,我总觉得她做的菜是最好吃的。最喜欢吃的还是母亲做的烧鸡、煎鱼,没见她怎么复杂地去烹饪,就是简简单单地弄几下,但就是好吃!

晚上,回到老家,母亲已做好了满满的一桌菜,有红烧肉、煎鱼、山药炖肉、蛋汤、烧白菜……

我们大快朵颐,吃得满头大汗。母亲看我们吃得这么开心,她也很高兴。吃着吃着,我女儿突然说,这菜太腻了,油太多了。

我一愣,我们家境一般,母亲从小就教育我们要注意节俭,吃的穿的都是能省则省的。烧菜放油一直都比较少的,怎么会放多呢,难道到老了口味变了?

母亲也有点懵了,菜多放点油不是更好吃吗?我知道母亲平时做菜是舍不得多放油的,今天儿子回来,就特意多放了些油。在她的印象中,我还是小时候喜欢吃油多的菜的样子。

让儿子多吃点有油的菜,这是母亲能想到的爱孩子的最直接方式。

临近年底,又逢“两会”期间,单位里比较忙,有几天晚上我加班到12:00才下班。

这天,我和母亲聊到这事,她一脸惊讶。怎么会这么忙?这样身体怎么吃得消……母亲一连问了n个问题。我连忙给她解释,这是特殊时期,平时不是这样的。母亲还是不能释然。

第二天,母亲脸色比较憔悴,精神头不太好。母亲说,不知怎么的,昨夜一晚睡不着。就想着你加班的事,我也知道你说的没错,加班就是几天的事,可是我就是睡不着……

我望着母亲,可能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,她的短头发蓬松而又凌乱,脸就显得愈加消瘦了。我们兄弟姐妹5个人,我是男孩又是老大,从小体弱多病,底下几个是妹妹,医生说我过了10岁才能放心带大,所以母亲对我特别心庝,一直到现在。

现在的我早已身为人夫、为人父了,但在母亲的眼中,我还是那个需要她操心的孩子。

随着年龄的增大,母亲越来越黏我,就像我小时候黏她一样。一到周末,就会打电话来,反正总有事情需要我回去的。

我呢,也习惯了,一到星期五晚上,我就回老家去。由于经常回去,我就在老家铺了床,可能是从小待惯的地方,睡得还挺舒服。

又到了周五,晚饭后,我就开车回老家了。

到家时,母亲正在吃饭,桌上的菜挺多的。母亲说,再吃一碗饭吧,今晚有你喜欢吃的煎鱼。我连忙表示,晚饭已吃过了。母亲笑笑说,后生仔过一个门槛,要吃三碗饭的。我早已不是后生仔了,但母亲觉得多吃点总是好的,担心儿子饿着了。在母亲殷切的目光下,我又吃了一碗饭。

有一种爱,就是要你多吃一碗饭;有一种温暖,就是怕你吃不饱。

真的,在母亲的眼里,我们永远是个孩子!

 

 
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版权所有:中共广丰区委宣传部 联系电话:0793-265252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