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旅游
专题报道 更多>>
文章正文 当前位置:首页 -> 文化旅游 -> 群众文化
跟着诗词游上饶:和王贞白追寻光阴的“对话”
发布时间:2016.05.23  来源:  浏览次数:26072次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王贞白《白鹿洞二首(其一)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读书不觉已春深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寸光阴一寸金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是道人来引笑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周情孔思正追寻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问:“时间是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 王贞白说:“一寸光阴一寸金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一千多年前,当诗人将世间两样既寻常又珍贵的事物放在一起时,时间的概念从此变得具象了。孩子们以此激励自己用功读书,年轻人告诫自己奋发努力,老年人提醒自己享受生活。时间不再是某种虚空缥缈的存在,而是切切实实地贴近生活,是与金子一般可看可感的珍贵事物。

 

      彼年,正是唐末战乱频仍的年代,来自上饶广丰的诗人王贞白正在白鹿洞静心求学。暮春时节的庐山五老峰,草木葱翠。山脚下的白鹿洞传来阵阵读书声。日日读书的诗人,抬头间发觉已是春深。要不是道人前来逗笑,诗人还兀自沉浸在周公的道德情操和孔子的思想学问中呢。

 

      读书的时光从来都珍贵,尤其是战乱年代。 “一寸光阴一寸金”的喟叹就这样满带着书香,跨越千年的时光,穿过江南的烟雨,从千年前的唐朝而来,在后世人的心中激荡、耳畔回想。一场关于惜时如金的信念不论何时读来,一字一句依旧掷地有声。

       又是一个春末夏初的日子,我们踏上诗人的故乡——广丰,追寻那些“光阴”的故事。

 

光阴文化长廊


       公元875年,王贞白生于信州永丰(今江西广丰)。盛唐早已走到了风雨飘摇的末年。时局动荡,战事频起。志存高远的年轻人也只能换来一声空叹。乾宁二年(公元895年),王贞白参加科举一举考中进士。原本严肃的科举这一年却起了风波。市井议论纷纷,举报信蜂拥而上,有人以为这次考试存在“猫腻”。碍于舆论的压力,朝廷推翻已经放榜的结果重开殿试。原录进士25人,最后只留下15人。而王贞白两度折桂,一时名动四方。

 

       王贞白也曾壮志热血,策马疆场,随军出征边塞抵御外敌。出征前,写下“微功一可立,身轻不自怜。”这一去就是真刀实枪的好几年。“忆昔仗孤剑,十年从武威。论兵亲玉帐,逐虏过金微。” 天复二年(公元902年),27岁的王贞白授校书郎,正式步入仕途。此时已是距他考中进士七年之后的事了。唐王朝早已繁华不再,朝廷从上到下一片腐败。“时官苟贪浊,田舍生忧煎。”洁身自好、不愿同流合污的王贞白终于在闲职数年之后远离了尔虞我诈的官场,弃官归隐。这一年王贞白还不满35岁。

 


西山观

 

       年纪轻轻放下虚名,回到自己熟悉的家乡。回乡之后,本可以独善其身、过上懒散闲适生活的他,却将满腔的热情和抱负倾注在了惠及后代的教育事业上。他在当年的永丰县城外西山之南创建“山斋书舍”潜心教学,为家乡子弟传道解惑,开创广丰教育发源地,启领广丰一代学风。先生之风,山高水长。西山草木葱茏,西溪水波荡漾,曾经的山斋书舍早已湮没在历史的长河中,如今这里是广丰中学,一所省级重点中学。学校的老师告诉我们山斋书舍湮没后,西山下又建了西山观,原为道人潜心修道之所,现为广丰中学的陈列室。爬山虎在有些斑驳的墙面上肆意游走,朱红色的木门推开吱呀作响。这座现代化的校园里有了这面墙、这扇门而让人多了一份联想和一份追念。时间过往,那些繁华与荒芜再无人忆起,唯有这些古建筑驻守在原地,诉说着过往的点滴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 诵读——广丰中学穿越时空的“对话”


     悠久的历史让校园透着浓浓的书香气,光阴文化在这里得到沉淀和传承。如今,在王贞白当年讲学的地方仍旧日日有书声传来。穿过几栋教学楼,拾级而上,一尊王贞白雕像傲然挺立,底座上镌刻的正是“一寸光阴一寸金”的名句。手持书卷的先生,正穿过历史的云烟,笑看一代代学子惜时如金。“读书不觉已春深,一寸光阴一寸金。不是道人来引笑,周情孔思正追寻……”当古老的诗歌在校园里再一次响起时,古人与今人完成了一次穿越时空的对话,一场跨越千年的精神沟通。

 

     南唐中兴元年(公元958年),王贞白病卒于故里,其时已是梁代,朝廷敕赠王贞白为光禄大夫“上柱国公”封号,建立“道公祠”,葬于广丰县县城西门外城壕畔。后来这里成了广丰车站,而如今这里是广丰最繁华的闹市区。墓和祠早不在了,时代上演着一幕幕“一寸光阴一寸金”的精彩大剧。

 

      在距离广丰城区20多公里的枧底镇,是王贞白后人的聚居地之一。三百多年前,这里修建起了王氏宗祠来纪念这位伟大又富有才情的先人。三百多年的宗祠早已有些陈旧。阳光穿过屋顶的瓦砾倾泻而下,房梁上的雕刻隐约可见。如今,这里仍然是后人们追忆王贞白的一个重要场所。王家四十四代后人王兵告诉我们每逢初一、十五后人们便会在宗祠内的王贞白塑像前焚上一炷香,以纪念这位远去的先人。

 

      一句诗可以照亮一座城市,光阴文化早已浸润了广丰这座城市。当我们为广丰人贴上“聪明,善思变,勇于进取”的标签时,当我们赞颂着广丰人日夜创造着财富的神话时,我们知道“惜时如金”早已成为信念深嵌进每一个广丰人的血液。

 

     为了更好地传承文化,广丰区把打造“光阴文化”与弘扬广丰人创业精神深度结合,积极策划“光阴文化”旅游品牌,规划实施光阴文化园,在王贞白归隐的西山建立了王贞白塑像,拍摄了儿童电视剧《一寸光阴一寸金》,创作了励志歌曲《一寸光阴一寸金》,修建了光阴文化长廊,这条长900米的光阴文化长廊由光阴文化主题广场、雕像护栏、群雕壁画、亲水平台等组成,石质护栏上镌刻着诗人王贞白的88首诗歌和古今中外珍惜时间的诗句名言200余首,“惜时”真正被写进了这座城市。

 

     “多少事,从来急;天地转,光阴迫。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。”当这个时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前奔走,“一寸光阴一寸金”的惜时观念早已深植于每一个怀抱理想的年轻人心里。而光阴的故事依旧在这座城市里传唱。

 

     当夕阳西下,落日余晖洒在丰溪河上,远处塔吊林立,近处下班的人漫步于光阴文化长廊,老人们在丰溪河畔的亭子里畅谈、孩子绕着广场上的王贞白像奔跑,一句句惜时名言又在耳畔回响。
      在这里,城市穿越千年光阴的阻隔,完成了与诗人对话,这也是一座城市给予千年前的诗人和文化的一份最好致敬。

 

采访专家:

 

链接   名家解读 ——

  张绵浩(中华诗词学会会员 广丰作协常务理事):

  王贞白,字有道,号灵溪,唐末五代十国著名诗人,尝与罗隐、方干、贯休同唱和。著有《灵溪集》7卷行世,其中有寄赠、应酬、边塞、感怀等,其中世世代代竞相传诵的名句“一寸光阴一寸金”,让王贞白辉耀千古!

  这是一首写诗人自己的读书生活的诗,也是一首惜时诗。“白鹿洞”在今江西省境内庐山五老峰南麓的后屏山之南的山谷间的一方坪地。首句叙事。“读书不觉已春深”,言自己专心读书,不知不觉中又到莺啼燕语、万紫千红的春深时节。“春深” 春已过大半,暮春。从这句诗中可以看出,诗人读书入神,每天都过得紧张而充实,全然忘记了时间。“一寸光阴一寸金”,这里以金子喻光阴,谓时间宝贵,应该珍惜。这是诗人由第一句叙事自然引发出来的感悟,也是诗人给后人留下的不朽格言,千百年来一直勉励人们、特别是读书人珍惜时间、注重知识积累,不断充实和丰富自己。三、四句中“道人”指白鹿洞的道人。“引笑”指逗笑,开玩笑。当他孜孜不倦,潜心研读周公、孔子等人的书籍时,山上熟悉的道人前来找他聊天、开玩笑了,这种情况下,他只好陪陪朋友,放松一下,否则,他是不会休息的。从整首诗来看,王贞白苦读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。

  千百年来,“一寸光阴一寸金”,被人们无数次口头引用、诗书借用,续句“寸金难买寸光阴”更是让原句倍增光辉!他给我们留下的惜时观念及励志精神可谓举世无双。

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版权所有:中共广丰区委宣传部 联系电话:0793-2652524